Press Releases in Hong Kong

中國罕王的“斜杠青年”進化論

HONG KONG, Aug 27, 2021 – (亞太商訊 via SEAPRWire.com) – 導語:礦業資源生產商,何以成為新能源概念股?

提及新能源,世人只知光伏,卻不知道在新能源的歷史上,old money不是光伏,而是風電。

風電浪潮,始於90年代“乘風計畫”,興於2003年政策入場。彼時,吹動風機槳葉的兩股政策風,來頭都不小:前一股是風電特許權招標政策,電網公司開始向風電投資者購電;後一股,是著名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再生能源法》,讓風電獲得了欽定的產業地位。

此後十五年,風機槳葉轉得時慢時快。年裝機量指標三上兩下,棄風率起起伏伏,週期性十足。十五年來,累計裝機雖然小勝光伏,在資本市場上的影響力,卻相差甚遠。

不過,自去年以來,風電抬頭,景氣上揚,週期歲月總算告一段落。在這背後,推動的因素有小有大。小的層面,源於補貼退坡,引發了風機陸海搶裝潮;大的層面,源於碳中和背景下,能源結構轉型推動。

宏觀發力,微觀受益。無論是風電搶裝,還是能源轉型,體現在風電產業上,都助推了產業鏈壯大。但鏈條有上下,傳導有先後,傳導最快、受益最早的,當屬位於產業鏈上游的原材料。

在形形色色的風機原材料中,電機會用到稀土永磁,槳葉會用到玻璃纖維和碳纖維,塔架會用到結構鋼,而輪轂、底座、定子主軸、行星架這些鑄件,則無一例外地會用到一種原材料:球墨鑄鐵。它的背後,正是本文要描述的主角:中國罕王。

01,球墨鑄鐵老師傅

球墨鑄鐵,是一個初中化學課本出現過的名詞。在鑄造冶金的行話裏,它俗稱球鐵。

球墨鑄鐵得享此名,在於鑄鐵內部的碳成分,最後以何種石墨形態析出。條片狀,得到灰口鑄鐵;蠕蟲狀,得到蠕墨鑄鐵;團絮狀,得到可鍛鑄鐵,呈球狀時,就得到球墨鑄鐵。

球墨鑄鐵有一系列特性,強度、韌性、塑性的綜合性能高,耐磨、減振、鑄造工藝性能好。可以用來製造各種動力機械零部件。所以業內又延伸出一個說法:“以鐵代鋼”。

“以鐵代鋼”的一個重要場景,就是風電鑄件。

光伏發電靠矽片,風力發電靠風機,兩者看起來毫無聯繫,卻有個共同遭遇——工作環境惡劣。除了日曬雨淋,風機鑄件要在幾十到超百米的高空、承受-20到40℃的溫度,海上風機要暴露在潮濕高鹽環境下,連續運營二十年抵抗疲勞與腐蝕,同時還有一個要求:不能出品質事故。

這種“要馬跑,不給馬吃草”的狠心操作,對風電鑄件的力學性能提出了高要求。風電鑄件廠的質檢工程師們每天掛念的,都是縮松、渣量、畸變、抗拉強度、衝擊功這些關鍵指標。任何一項不達標,都可能導致風機停擺。

為了避免“百米高空修風機”的尷尬,風電鑄件的最佳狀態,其實是不出問題。但要達到這個狀態,除了鑄造工藝“打鐵自身硬”,根源還在原材料品質上。

球墨鑄鐵有個根源指標:石墨球化級別。

這個指標,指的是鑄鐵內石墨形成球狀的比率。普通鑄件,球化級別達到4級,有70%的球化率,拿來鑄個井蓋已經足夠了。但風電鑄件不能用井蓋的低標準,2級的球化級別,90%以上的球化率,是必須的。

想達到這個級別的球化率,在工藝上並不容易。原因在於鐵液裏有多種雜質元素。其中最幹擾最大的反球化元素,就是硫。

在從鐵液到球墨鑄鐵的球化反應中,硫會消耗球化劑裏的鎂和錸,阻礙碳元素石墨化、降低球化率。硫化物的夾渣還會在鐵液凝固前回硫,再次消耗球化元素,加快球化衰退,進一步影響球化率。

除了選優質爐料、脫硫、扒渣之外,工藝裏還包括預去氧、去鈦、大劑量矽鐵孕育等技術。它的總原則,就是讓石墨的基面和柱面平衡生長,既不能讓柱面長得太快影響成球,也不能讓基面長得太快變成開花石墨。最後得到符合參數要求的球墨鑄鐵。

所以材料製造這門生意,在本質上有點類似於烹飪,看起來都是技巧組合,實際上是過程式控制制。名廚和普通廚師之間的細微差距,導向的結果天差地別。配方、工藝、原料……“人機物法環”的工業生產因素,既需要長期積累,也需要漸進改善。

這造成了另外一個結果——風電的鑄件廠商,為了最大程度地保持品質穩定,避免波動,也會追求原材料供應商的穩定。去觀察風電鑄件行業前五家企業,會發現它們的材料供應商都很穩定,沒有大問題,絕不會輕易更換。

這延伸出了一個效應,在球墨鑄鐵的行業裏,有一個集中度趨高的現象——市場份額,最終會流向產能無虞,品質無憂的材料供應商。其中的道理也很簡單:規避風險,買的是放心,該花的錢,一分也不能省。

這鑄就了球墨鑄鐵行業裏,中國罕王的特殊地位。它的高純鐵板塊,是中國最大的風電球墨鑄鐵生產者,其主要產品的銷量,占中國總量的50%以上。

支撐這個市場地位的,其一在質,其二在量。

對於大眾消費者,中國罕王有些陌生,在鋼鐵行業,卻是業內熟知的老牌礦企。它麾下的鐵礦主力毛公礦,位於遼寧鞍山成礦帶。擁有品位高達68%的磁鐵礦。硫、磷、鈦、錳等雜質和反球化元素含量極低,正適合作為優質生產原材料。

依靠歷史上對科技研發的投入,罕王煉成了球墨鑄鐵界的老師傅。多項隸屬於公司的國家級發明專利,多年的生產運營,幫助公司在產品技術上形成了深厚積累。

再回顧一下罕王過去兩年的歷史,可以發現公司在2019年4月份到9月份,悄悄做了一件大事——技術改造。罕王為這次技術改造,付出的成本是停產五個月,損失了超過40%的球鐵產能,42.45%的對應營收。

但這次改造,又非做不可。原因在於它通過採用先進設備、提高自動化程度,在增進生產效率的同時,將年產能從56萬噸,增加到66萬噸。2020年末,公司又完成對本溪玉麒麟新材料的收購,一次性將年產能提升到93萬噸。

要質有質,要量有量,這種高質而穩定的產能輸出,保障了國內近年來的風電鑄件用鐵,五成以上來自於中國罕王。體現在財務數據上,是2021年半年報中33萬噸的銷量,12.87億元的銷售收入,以及高達34.55%和67.4%的同比增長。

那麼問題來了,罕王在這個財報季表現出的漂亮增長,是否可以持續?

02:風從海上來

風電行業,有些共識,人人皆知。

比如碳中和引領的長期確定性,比如“十四五”推動的裝機超預期,2021年中國風電新贈裝機51GW的預測,以及2021年保障性並網不低90GW的規模……這些都是利好產業鏈的大背景,也是對中國罕王業績形成持續助推的因素。

但凡事不能只看一層,行業內還有一些認識,就屬於業內盡知,業外不曉。這些因素,才是不僅讓產業鏈各環節玩家跑起來,甚至跑得更快的動力。

比如大背景下,風電的前景,在海而不在陸,風機的趨勢,向大而不向小。

所謂“在海而不在陸”,指的是海上風電的發展速度,要優於陸上風電的預測。

作為主管單位,國家能源局給了個統計結果,截止2021年6月底,全國風電累計裝機達到292GW,其中陸上風電累計裝機281GW、海上風電累計裝機11.13GW。用歷史結果兩相對比,海上風電似乎絕對非主流,高度邊緣化。

在2021年,這個趨勢,就露出了一些轉變跡象。上半年裏,中國新增風電裝機總量10.84GW,其中海上風電新增裝機2.15GW,陸上新增8.69GW,看起來依然是陸上為尊。但去琢磨它們各自的增長幅度,卻會發現海上風電同比增長了102.5%,甩開陸上風電的65.3%增長,足有四成差距。

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彈性差異,如果它能夠在接下來的幾年裏維持連續性。那麼對於有能力進行海上風機供應的企業,會構成明顯的業績拉動。對於罕王而言,它的精准助推表現在,海上風電產品的特殊要求。

海上風電機組,長期暴露在潮濕和高鹽的環境下,防腐要求遠高於陸上風電,因此它的鑄件,要格外適應海上風電抗腐蝕要求。而罕王的的低磷硫含量產品,正是適應海洋鑄件的定向供應材料。

同樣,出於降低單位成本的考慮,風電行業的風機,正沿著大兆瓦機型路線,造得越來越大——大功率、大葉片的新風機,自然要求鑄件供應商提供配套的更大尺寸底座、輪轂、定子主軸與行星架,這也放大了對於原材料球墨鑄鐵的用量,構成了對於中國罕王的第一重利好。

同時,大尺寸的鑄件,對抗疲勞性、可靠性指標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這則是對中國罕王的第二重利好——它的低含鈦量產品,具有更高的抗拉強度。

發生在風電行業的結構化調整,通過從宏觀到微觀,又從下游到上游的產業鏈傳導,為中國罕王的高純鐵業務帶來了直接的推動效應。

在過去的財報季裏,高純鐵板塊以接近於滿產滿銷的狀態,為罕王貢獻了12.87億元營收,在15.83億的營收總盤子裏,佔據了81.3%的絕對份額。一個可預見的事實是,隨著風電行業的背景拉動、風機機型、海陸增速的結構性調整,這一板塊在罕王營收與利潤中的權重,將會在相當長的區間內繼續維繫。

結語:“斜杠青年”進化論

人有斜杠青年,講的是多才跨界、多重身份的優秀年輕人;公司有多重標籤,最理想的狀態是業務能夠穿越週期、對沖波動、良好協同、長期上行,同時能夠在資本市場上契合熱點概念,構成公司對於資金的吸引力。

從斜杠青年、多重標籤的角度上看,中國罕王是一個非常標準的樣本。

它是資源生產商,麾下的高質量鐵精礦,擁有100,234千噸的鐵礦石資源量,在生產高品位(69%鐵)的同時,能夠保持373元/噸的低現金運營成本。在2020年鐵礦石整體價格上揚的順週期裏,構成了罕王現金流來源的穩定一極。

它是逆週期資源的持有者。黃金價格為每盎司1640澳元的低位時期,罕王憑藉老礦商在採礦業務上熟稔,成功收購了澳洲上市的PGO黃金公司。2021年7月9日現貨黃金價格已達2435澳元/盎司,憑藉Mt Bundy金礦項目擁有243.8萬盎司黃金資源量,形成了鐵週期的對沖業務。

它撫育了自己的護城河業務,在風電產業鏈上游原材料這個細分產業裏,奠定了佔據半數份額的龍頭地位。而在“發電—運輸—儲能”的碳中和大三角中,風電、光伏、氫能共同構成了中國全面鋪開、飽和押注的新能源策略。

從礦業資源生產商,到疊加多重標籤的新能源材料供應商,中國罕王完成了自己在業務模式上的轉變,但對於資本市場而言,能否認識到這個轉變,乃是重塑認知,享受預期差的來源。

研究員:阿爾法工場陳斯文

Copyright 2021 亞太商訊. All rights reserved. (via SEAPRWire)